微信/QQ/电话:18600000120

【专辑】陈潮祖:真武汤的应用(1~4)

来源:陈潮祖医学论坛 
分享到:

真武汤运用心法(一)


(核心诊断:舌体淡胖,有齿痕)

舌体胖大,津液壅滞.jpg


导读:此文为陈潮祖老师讲解真武汤课程录音的整理文稿,我们进行了编辑整理,加入了陈老自己运用真武汤的诸多经典医案,分为几篇系列文章发布。


真武汤简介

组成:附子15~60g,生姜10~30g,白术10~15g,芍药10~20g,茯苓15~25g。

用法:附子先煮30分钟,余药后下,煮至附子不麻口为度,分3次,温服。

主治:少阴阳虚,水液失调,痰饮水湿,阻滞三焦

1、见于本脏:其人小便不利,或不通,或阴囊潮湿,或蓄水为疝,或带下清稀,或经淡如水,或遗精滑泄,或阳痿不举,或体渐肥胖。

2、滞留体表:肢体酸软,怯冷、重着、疼痛、浮肿;或阳气不足,表卫不固,体常自汗,或过汗亡阳,或易于感冒,或风丹瘾疹。

3、脾肾同病升降失调:腹满,腹痛,呕吐,泄泻,便秘。

4、壅滞肝经:胁肋胀痛,头目眩晕,筋惕肉瞤,肢体痿废,呃逆。

5、水气凌心:胸痹疼痛,心悸、征忡,精神异常。

6、水泛高原:或喘或咳。

7、上干清阳,壅阻七窍:头部昏、胀、重、痛,头发脱落,记忆减退;或鼻塞流涕,或喷嚏不止,或视物昏花,或牙龈肿痛。

8、气化不行,湿滞经脉:声音嘶哑,或咽中如有物阻,舌体淡胖有齿痕,苔白滑,脉无定体。

真武汤证的基本病理

我用这个方的时候,我又根据临床,用了又有效的,我又把它补充了,就补充成了现在的四十二个证象,这四十二个证象哪个是主症呢?没有哪一个是主,任何症状都可以用,怎么能说得上是主症呢。

但是,它的病机是相同的,也就说这些临床象都是少阴阳虚,水液失调的临床象。所以,它的基本病理,我把它归纳就是:少阴阳虚,水液失调,痰饮水湿,阻滞三焦这就是它的基本病理。

水液的运行

陈潮祖-水液的运行.jpg

这个证候总体来说就是一个水液失调

阳的蒸腾气化作用

但是,水津之所以能在体内能升降不息,运行不失其度,又来源于什么呢?来源于肾的蒸腾气化!只有阳把水津蒸腾为以后,它才能达到“水精四布,五经并行”。

运行于体内的(水津)完全化为蒸汽、化为水气,化为水气之后,那么它才能到达五脏六腑、四肢百骸,才能够成为濡养肢体、形骸、五官、七窍、五脏六腑的一种基础物质。

真武汤证的核心诊断依据

针对真武汤,既然都不是主症,那么,作为辨证的依据是什么呢?我觉得就是:“舌淡胖,有齿痕。苔无常色,脉无定体。

这就是诊断真武汤证的标准。

那么齿痕何来?上帝造人,把舌头设定为放于口腔不大不小刚合适,故常人之舌无齿痕。现因舌体变大,抵住齿缝,久之印出了齿痕,即成齿痕舌。

为何变大?人体内常见的流动物质包括气、血、津几种,气血旺盛之时是不会变大的(血量由肝合理调节,并不会使舌头变大),水湿行于腠理三焦,而腠理三焦无所不有,无所不到,从而水湿阻滞,舌体就会变胖

身体其他部位也会因此变胖,但却因无具体指针参照,故不易判断。而望舌最为客观方便有效。

又如何知道此处舌体变胖是少阴阳虚引起的呢?是因舌体淡啊!淡就是因为没有热像,难道没有热像都不能判断是阳气不足啊?

所以 ——表明此为阳虚 ,胖——表明了水湿阻滞。故胖而淡是阳虚不能化气,水液阻滞少阳三焦的征象。

望而知之谓之神,对望诊当多多体会。临床上,望舌体,望舌苔,都是很重要的!若出现舌苔白滑,则更可以用(真武汤温阳化气之法)了。

舌苔黄,脉非沉也能用真武汤么?

无常色,脉无定体”,不可凭,不可凭。我(陈老)在临床上见真武汤证的情况很多,用真武汤也很多,舌苔白当用,有时候舌苔黄也能用。

医案 1

1983年,汪某,咳嗽,满舌苔黄如栀子染。先以痰热治,用温胆汤加银花连翘黄芩等治疗。

第二周,二诊,病员诉说上方无效,苔黄依然,仔细观察,舌体胖而嫩,故改弦易张,真武汤

诊时,病人说症状好转,而且舌苔也不了。

这个说明湿浊阻滞三焦阳气郁而化热, 故舌苔黄,当阳气温化后,水液流通,阳气畅达,舌苔反而淡下来了。

医案 2

雷某,舌苔黄而腻,最初用达原饮,吃了以后,舌苔依然厚腻。

后用真武汤加厚朴、草果、槟榔,即达原饮的三味主药。气行则湿行,又加入了木香、乌药。

,舌苔退的干干净净,舌质也变淡了。病情的真相也展露出来了。

所以呢,有时候舌苔黄,真武汤也是能用的。

但是,还是强调舌体淡胖有齿痕”才是使用标准,若兼舌苔白腻呢,可放心大胆的用。舌苔黄呢,就必须反复琢磨清楚才能用了。

脉无定体呢,一般来说,少阴阳虚,应该是脉沉迟而弱,但是在临床上,我们遇到的脉弦的情况较多。

仲景也曾讲脉弦主饮”,有时候脉缓,40多次/分,有时候脉快100多次/分也可以用真武汤。

故脉象也不能作为诊断的标准。故言“苔无常色,脉无定体”。

横线.jpg

真武汤运用心法(二)


导读:此文为陈潮祖老师讲解真武汤课程录音文稿第二篇,陆续还有系列文章发布。本文中,主要讲解了陈老解读真武汤对应的病机以及对少阴阳虚四种基本病理之一的讲解和医案。


归纳一下,真武汤证的针对病机就是“少阴阳虚,水液失调”。阳虚了,需要温阳,气化不及,既不能转化阴精为阳气,也不能转化水水气。其所体现的法,就是“温阳化气”,有时候也题为“温阳行水”,因为通过化气,就可以行水了。一个是阳气虚衰表现一组症状(如心阳虚衰,心悸怔忡,表阳虚等),另外就是水液失调表现为另外一组症状。所以,温阳化气,把这二者都兼顾了。

这个方它治疗的既不是肺的宣降失调,也是不是脾枢机不运,而是少阴阳虚了,这个肾阳虚损了,它会出现哪几种基本病理改变呢?我们知道,人的身体,肾阳为先天的根本,这个阳在人体里是最重要的,人身就有赖于肾中的这点阳气

肾阳虚损之后,就可能出现四种基本病理改变,这四种基本病理改变都跟气、血、津、精这几种基础物质都有密切关系。肾阳虚了,可能出现肾阳虚不能化气;肾阳虚不能化血;肾阳虚不能化水津为气;肾阳虚了,不能化谷精为阴精,也不能化阴精为阳气。气不化精

所以,肾阳虚了,就可以出现:肾阳虚不能化气;肾阳虚不能化血;肾阳虚不能化津;肾阳虚不能化精。就可能出现这四种基本病理改变

阳虚不能化气

我们先从肾阳虚不能化气来看,这个阳气,人身五脏的阳气,都是根于肾中的真阳,那么肾中的阳虚了,就可能影响到五脏。


肾病及脾

比如说,肾阳虚了影响到脾,即肾病及脾,就能出现刚才所讲第二条,脾肾虚寒,寒邪凝结而疼痛,引起的腹中痛。

【补充】《成方切用》称真武汤为“治少阴伤寒腹痛”之方,又如现今论文可见王文文等用真武汤治疗小儿肠系膜淋巴结肿大导致的腹痛37例等报告。


肾病及肝

肾病及肝呢,就因阳气虚而不能温煦筋脉而出现肌肉瞤动,头目眩晕,呃逆,就是膈肌痉挛等症状。

【补充】呃逆案

唐某,男,34岁。1975年7月18日,以呃逆甚剧,前来就诊。

自述:两周前回家探亲途中,骤发呃逆,断续不止,三五分钟一呃,服中西药10余日不效。

问诊:纳呆便溏,气短心悸;望诊:精神疲惫,面色苍白,舌体淡胖;切诊:六脉皆弱。

诊断:呃逆。

辨证:阳气虚衰,寒滞筋膜。

治法:温阳益气解痉。

方药:真武汤化裁。

茯苓15g 白芍20g 人参10g 干姜15g 白术20g 制附片30g(先煎60分钟)

上方水煎服,每日1剂。2剂尽,呃止纳增,精神好转。嘱2日1剂,续服3剂,以固前功。

宋兴老师按本案以舌体胖淡、六脉皆弱为辨证要点,而不可以壮年、盛暑为立法依据。治呃当分寒热虚实,呃声连续不止属实,断续而作属虚。中焦虚寒可用丁香柿蒂汤温中止呃,此属下焦阳虚,古法多用参附汤治之,今用真武汤加人参,参附汤已在其中,且真武汤中的芍药有柔肝解痉作用,以此方为基础既可补阳虚之本,又可缓膈肌痉挛之标,较单用参附立意更为周详。

患者年华方壮,又当盛暑,吾师却能通过四诊,抓住阳损气耗本质,以温阳益气为治则,立定脚跟用药,确非历练深厚、学验俱丰者莫能为。

论阳虚呃逆并非自吾师始,而以真武汤治阳虚,却属吾师之首创,且说理透辟,化裁精妙,于人启发良多


肾病及心

肾阳虚衰了,最容易见到的就是肾病及心心为手少阴,为足少阴,二者并提,“少阴阳虚”。肾阳虚引起心阳虚故出现心悸,怔忡等症状。

【补充】心悸案

刘某,女,77岁,2001年11月26日初诊。患肺气肿、冠心病20多年,去年由某省级医院诊断为:“病态窦房结综合征”。

20多天前感心中悸动,动则心累,咳嗽气紧,痰白量多,胸闷气喘,不能平卧,下肢肿,按之凹陷,曾服西药(药名不详)治疗,未获寸功。询知除上症外,尚伴纳少,大便稀,小便量少,舌淡胖,苔薄白润,脉结代。

陈老谓:此阳虚饮停,治以温补肾阳,温肺化饮,以真武汤合苓甘五味姜辛夏汤加味:

茯苓20g 白芍10g 法半夏15g 五味子10g 桂枝10g 北细辛6g 生姜20g 白术20g 红参10g 炙甘草10g 黄芪20g 制附片15g(先煎40分钟)

上方连续服15剂后,诸症平息,整个冬天未再复发。

(按语:本案以心悸、脉结代为主症,诸中医学子皆知《伤寒论》中有炙甘草汤可以治疗“脉结代,心动悸”,不知真武汤亦可以治之。炙甘草汤证阴阳两虚而偏于阴虚,故重用生地滋阴,然动悸脉结之症并非仅独阴虚也。

陈老认为:究心悸脉结之根,为心系血脉时有痉挛,气血失于通利,不能相续所致,而血脉痉挛除有阴血不足,不能濡养外,阳虚饮停也常可见。

此证一派肺肾阳虚,水饮停滞之征,确非炙甘草汤可缓解也。故宗“治病求本”的原则,用真武汤温阳强心,化气利水,心阳得助,阳复水去,血脉无饮内阻,自然血行畅通;再加炙甘草与芍药合用,甘以缓急,使血脉恢复正常,不呈痉挛,则心血通利,脉来连续,心悸结代可愈。

而咳嗽痰多色白,提示肺寒有饮,故用苓甘五味姜辛夏汤温肺化饮。患者年事已高,动则气紧气喘,提示心气亏虚,故加人参、黄芪益气补虚。

陈老反复教导我们,临床思维应当考虑周全,患者的年龄也是我们临证不可忽略的一个方面,如若不辨,则有顾此失彼之嫌。)

肾病及肺

那么肾阳虚了可否影响到呢?当然可以。因肺合皮毛主表,阳一虚,外的阳气不足,卫外,就会出现体常自汗,畏寒体冷,易患感冒,或是风丹隐疹过汗亡阳表卫阳虚的症状。

【补充】阳虚反复感冒案

某七旬翁,1999年6月22日,因患反复感冒前来吾师处就诊。

自述:历来形寒怕冷,炎暑亦衣不可单,夜仍复被,严冬更是重裘加身,炉火相向,足不出户。纵然如此,仍稍有不慎,即喷嚏不断,清涕流涟。昨日晨起即觉头身沉重,涕流如注,自服参苏丸3次,汗出身重稍减而恶寒反加重。

问诊:微纳呆厌油,肢体略感沉重疼痛,小便清长,大便溏薄;望诊:形体偏瘦,面色青灰,舌略胖稍淡;切诊:六脉细缓无力。

诊断:风寒感冒。

辨证:阳虚气弱,表卫不固。治疗:温阳益气,实卫固表。方药:真武汤合当归补血汤。

制附子60g先煎60分钟)  白术20g 白芍15g 茯苓30g 生姜40g 黄芪25g 当归5g上方水煎服,1日1剂,连服两天。二诊时诸症痊愈。

宋兴老师按:

[1]本案辨证要点在脉微细,舌胖淡,感冒反复发作

治疗要点在温里固本,实卫固表,切切不可专事发散!专事发散则易生脱越之变。

[2]本案患者既肾阳不足,又肺气大虚,肾阳不足则浊阴内聚;肺气大虚则藩篱不固,故常在不知不觉中即外邪加身,一年四季感冒不能脱体。此类体质的患者,纵是新感,只要不属重证,解表仍在其次温阳固本才是当务之急!且须重用附子、生姜始能见效,用量太少,则杯水车薪,无济于事。生姜温里发表化饮,一药三用,非单一走散发越所能替代。

横线.jpg

真武汤运用心法(三)

阳虚水湿阻滞医案

陈潮祖:肾阳虚了,就可以出现:肾阳虚不能化气;肾阳虚不能化血;肾阳虚不能化津;肾阳虚不能化精。就可能出现这四种基本病理改变

第一,阳虚不能化气

详见真武汤心法(二)

第二,阳虚不能化血。

使用真武汤是治疗不了的。骨髓是具有造血功能的,肾主骨生髓,但真武汤却解决不了这个问题。(陈老以医案说明)

医案:杨某,女,再生障碍性贫血,血色素只有3克多,而且一个月须输一次血。当时予以真武汤加人参鹿茸等治疗。药后血色素能升到8克多,也会有三四个月不输血,也行。但是这个不算治好,因为只要一停药,隔上三五天不吃药,人又不行了。前后治疗一年多,计算起来,附片吃了四十多斤,人参吃了十斤。后因输血感染了肝炎病毒,发展成黄疸型肝炎。此如“双斧伐枯树”,最后不治身亡。

通过上案,故言“阳虚不能化血”的情况,真武汤是不能治的。

第三、阳虚不能化津。

这是这个方治疗的重点

阳气虚衰以后,不能蒸腾气化,从而水液停聚,不能化为生理性的津液,而成为1.痰2.3.4.湿 这四大类病理性的产物。从临床上看,治疗这四类病理产物,都可以使用真武汤。

阳虚不能化津表现的临床证象主要是水液失调,具体有如下几种情况

1. 水湿停聚阻滞

如小便不利或不通,湿滞体表表现出的酸、软、重、痛和水气凌心表现出的心悸、怔忡,犯于肺的咳嗽、气喘及壅闭五官七窍的水液阻滞的病症。

【医案】阳虚湿郁-癃闭案

肖某,男,56岁。1991105日,以小便排泄困难,前来吾师(陈老)处就诊。

自述:4年前即出现小便排解不利,小腹膨胀而排解细 小,冲击无力,每次小解需费时数分钟,且有逐渐加重之趋势。 曾投某中医师处求治,连续服用木通、前仁、茯苓、泽泻类药数十剂,初服尚有一定疗效,久则效果不显,且停药即发。近月 来症状加重尤为迅速,时有点滴不下之症情发生,每发必导尿而后安。

问诊:小便不利时即手脚发胀,自觉皮肤绷紧,关节屈伸不利,余无所苦;望诊:眼睑浮肿,目下隆起如卧蚕,舌淡胖有齿痕;切诊:六脉细缓无力

诊断:癃闭

辨证:肾阳虚衰,水湿郁滞。

治法:温阳利水。

方药:真武汤。

熟附片30g先煎60分钟炒白术20g 茯苓30g 生姜 30g 白芍30g

上方水煎服,11剂,连服3剂。

二诊:前方1剂未尽,尿量大增,服3剂,精神、脉象好转,小便通畅,但仍觉排尿乏力。原方生姜易干姜15g白芍减15g加红参10g川牛膝10g台乌5g连服10余剂,精神倍增,排尿正常。

讨论:

[1]本案前期治疗是典型的阳虚而纯用通利,虽可取快一时,久则有愈利阳气愈伤之弊

[2]治水之法,当发汗与利小便并重,故初诊重用生姜 欲借其辛散以开宣肺气。二诊时肺气已宣,小便已畅,但元气未复,故加人参以补益元气。本病大多病程较长,阳虚水停、水停气滞,气滞血瘀,是本病基本病理过程,故加牛膝、台乌行气活血,去旧生新,以助其康复。


【医案】阳虚湿阻-眩晕案

刘某,女,74岁。1993227日,以患高血压6年,就诊于吾师(陈老)。

自述:家族并无高血压病史,六年前夏天,自觉头昏脑胀,初以为感受暑热所致,未十分留心,自购桑叶、菊花泡水喝,不仅毫无好转,且日渐加重,竟至头胀而痛,举止漂浮,急去区医院诊治,门诊病历记录血压:190/135mmHg,诊为高血压,从此长期服用罗布麻叶片、天麻定眩丸等药,无法中断,停药即血压升高,旧病复发。问诊:口淡,便溏,长期腰部软胀而痛,耳鸣心悸;望诊:形丰面白,舌胖苔润;切诊:六脉弦缓

诊断:眩晕。

辨证:阳虚湿阻。治法:温阳利湿。方药:真武汤加味。

干姜15g白术15g白芍15g茯苓30g川牛膝20g泽泻20g桂枝10g制附子30g先煎60分钟上方水煎服,11剂,服2剂,昼尿大增,夜尿反减少,眩晕消除,测得血压150/90mmHg,而且自觉精神清爽,四肢轻健有力。吾师嘱其21剂,再进10剂。追访半年,未再复发。

宋兴按:

[1]本病初发之时,患者已年近六七,阳气衰于内而膜腠津气不化,又时当夏令,暑热逼蒸于外而膜腠津气膨胀,压迫脉管,发为高血压。阳虚是本,暑热是标。治当温阳行水,解暑化浊,而非单纯血管扩张类降压药所能根治,今虽岁历六载,其阳虚的基本病理只有加重而无改变,故治疗仍当以温阳化气行水为主,非真武汤难以胜任。方中加桂枝以通阳化气,加泽泻以助利水之功,加川牛膝以导其血气下行,故收效更著。

[2]膜腠津气不化,脉管壁夹层浊阴潴留,压迫脉管而解释阳虚型高血压之病理。实吾师(陈老)之首创,形象、深刻,很有说服力。

[3]血压升高,是现象而不是本质,更不完全是阳气亢盛,不得一味清降潜镇。火热逼迫者有之,阴虚阳亢者有之,阳虚湿遏者亦有之。当辨证求因,审因论治。

【医案】宋兴-阳虚耳聋案

刘某,男,47岁。19911123日,以两耳听力下降进行性加重2个月,前来就诊。

自述:两耳听力逐渐下降,呈进行性加重,原因不明。经西医专科检查无特殊发现,逐投中医治疗。先后更医数人,服蒿芩清胆汤、黄连温胆汤、龙胆泻肝汤若干无效,且有愈治愈聋之势,心甚惶恐。

问诊:素无大病,唯长期腰膝乏力,劳则遗泄,大便解如屎状;望诊:貌而目黯,神委顿而言怯舌淡胖,苔厚腻而黄;切诊:六脉细数,余无特殊。

诊断:耳聋。

辨证:阳虚窍闭。

治法:温阳益气开窍。

方药:真武汤化裁。

白芍20g 茯苓20g 干姜15g 人参15g 北细辛3g 炒白术15g 制附片30g(先煎1小时)

上方水煎服,1日1剂,连服5剂。服1剂,舌苔减退十之六七,大便颗粒增大如鸽卵,腰软顿除。2剂未尽,至午,耳内“噗”然声动,听力恢复,大便球解如驴粪。服至5剂尽,自觉听力恢复正常,二便一如常人。

宋兴按:

本病属肾阳虚衰之证,其人貌清目黯,神萎言怯俱 是本元亏虚之象;舌淡胖、脉细数,皆为阳气不足之本质表现; 舌苔厚腻而黄,是阳虚运化不力,内生湿浊蕴结久郁化生浮热之征,而非六淫之邪所致;腰为肾府,以其强弱,可测肾之盈亏,长期乏力,正是衰怯之象;“肾者作强之官”,劳则遗泄,更证其虚不耐劳,封藏职能脆弱;大便球解,是阳虚水凝不化水冻舟停所致。

本病大虚而有实状,稍有疏忽,便真相迷失,故前医一误再误,使正气愈益耗损,越治越聋。肾开窍于耳,邪阻机窍,肾气欲通无由,可致耳聋;肾气虚衰,上达无力,亦可致耳聋;实则当以开泄为治,虚则当以补益建功,是不用通而通意存焉。

横线.jpg

真武汤运用心法(四)

阳虚肥胖

陈潮祖:肾阳虚了,就可以出现:肾阳虚不能化气;肾阳虚不能化血;肾阳虚不能化津;肾阳虚不能化精。就可能出现这四种基本病理改变

第一,阳虚不能化气

详见真武汤心法(二)

第二,阳虚不能化血。

第三、阳虚不能化津。

详见真武汤心法(三)

第四、阳虚不能化精。

1. 肥胖之不能化谷精为阴精

肾中所藏的真阴真精是由谷精转化而成。肾阳虚衰,就不能化水谷之精为肾精(精血之精)。水液就停聚了,脂溢的现象就出现了,如人过五十,身体发胖,脂肪堆积,此即为代谢功能低下了。是因为肾阳虚衰,不能及时的把食入的水谷精微转化成身体的能量,故谷精停于属半表半里的腠理,慢慢的人就肥胖起来了。既不能化谷精为阴精,又不能化水精为水气,于是出现了脂溢液积,体渐肥胖。

附:【医案】阳虚湿滞肥胖案

周某,女,26岁。1993514日,以形体发胖年余,前来吾师(陈老)处就诊。

自述:婚前形体苗条,重47公斤,今结婚不到三年,身体逐渐发胖,初不以为意。近半年来,动则心累气短,步履艰难,称量体重,竟达78公斤,服减肥茶月余,体重不减,症状无改善。

问诊:食量并未伴同体重一起增长,且长年肢冷便溏;望 诊:面色晄白舌淡胖,苔滑;切诊:六脉沉细

诊断:肥胖。

辨证:阳虚湿滞。

治法:温阳利湿。

方药:真武汤加泽泻。

干姜15g 茯苓30g 泽泻30g 炒白术15g 白芍 15g 制附子30g先煎1小时

上方水煎服,11剂。

连服30余剂后,体重降至63公斤,一月余体重减轻15公斤。服药期间,小便增加,食欲亦较前旺盛。

讨论:

[1]此妇体增而食量不增,且长年肢冷便溏,又诊得舌淡胖,苔润,脉沉细,是肾阳虚衰,水不化气,气不化精浊阴堆积之明证。

[2]真武汤加泽泻,温阳利水,力最雄峻,用治阳虚导致的虚胖,最能促进气化,排废泄浊,推陈致新。

2.阳虚而遗精滑泄。

肾阳虚衰,津液停滞,水湿沿少阳三焦下流前阴,因湿浊下注,阻塞占据精索(输精管)位置(如同“鸠占鹊巢”“强盗踞室,主人外窜”)又精索遇湿、热则松弛寒则收引之生理之常,从而精管不固,迫精外泄,遗精滑泄由此而生。

【医案】四川大学哲学系学生李某,滑泄无度,每周必遗泄四、五次, 有时泄不虚夕,求治于余(陈老),观其舌淡而胖,为书此方(真武汤)加牡蛎付之,数服以后,大见好转,一月仅二三次,已趋正常,嘱其再服,巩固疗效。

横线.jpg

一、王汝亚


三焦络百骸,膜原通五脏,百年人生,穷经皓首,博极医源,为苍生;
五翻易其稿,孤胆萃百精,耄耋之年,不舍藜民,真武示迹,立丰碑。


我是九八年进入成都中医药大学的。第一年上方剂学课便反复听得贾波老师说起敬爱的陈潮祖教授。经过一段时间学习听说了陈老的“三焦膜原”学说,和陈老一惯善用的真武汤,也听说了陈老的一些精彩医案。


对陈老生起了无比的崇敬。加之我从小体弱多病于是有了想去拜访陈老的想法。当时正好自幼多方求治却反复不愈的复发性口腔溃疡又发作了,于是便到门诊请陈老诊治。


那天,陈老在青羊诊所带着几个高年级的师兄正在上门诊,我在旁边听了许久,陈老对每一个病人都非常耐心仔细,有些久病的人心情急迫倾诉很多,陈老也只是微笑地点着头,并不时对师兄们讲解一些专业问题。


到我看时陈老问了症状,看了舌脉,又听我说得以前每每按照“上火”治疗,使用清热解毒的药临时也有效但很快又复发了,便对旁边的师兄说:“这个得用温补药。”


待得处方开出来后我惊奇地发现竟然是贾波老师说过的:真武汤。只是当时学得还浅对陈老的解释只是一知半解,但凭着对贾老师和陈老的信心还是很认真地服了三剂药。


只服第一剂感觉口腔溃疡的疼痛就明显减轻了,三剂服完溃疡早已愈合。而且以往腹冷便溏的症状也隨之大为改善。于是又去找陈老坚持调理了一段时间身体状况竟一天天好起来了。


之后对学医之路也充满了信心,再后来读研究生时终于有机会跟随陈老上门诊学习了,每天侍诊聆听陈老教诲。


每面对疑难杂症陈老总是仔细看诊望闻问切,一丝不苟,分析病机病理深入透彻,运用三焦膜原理论,以气血津精液为经五脏六腑为纬精准判断病位,三焦膜原联系脏腑沟通气血精津液的理论令疑难杂症明晰可辨,理论实践有机结合。


也使我们这些中医学子醍醐灌顶。深刻体会大师风范不同凡响,对陈老的学风医风也有了更深的了解。


多年以后我也成了一名中医师,也开始运用陈老教授的理论分析病症治疗疾病,越发感觉到陈老所传授的方法运用于临床效若桴鼓,就连真武汤也成了我临床上比较常用的方剂。


一转眼又过了十多年我也步入中年,临床体会渐多,越来越感陈老的理论深入透彻,精彩绝伦,遇到疑难杂症时运用起来每有奇效!心中真为病家感恩陈老:生在中华,幸有中医,中医有陈老当属我辈之大幸!


二、柏洁


我从小禀赋不足,体弱多病,很小就开始双手腕关节疼痛,怕碰冷水,遇冷加重,出汗后怕风,在老家断断续续治疗过几年,说是风湿。


那时不懂中药,只看到里面有很多虫虫,有蜈蚣,有时还有蛇,但是越吃越疼,记得复诊时跟医生说还是很痛,医生就加重了量,就看到药里面有更多的虫虫,坚持好一阵没治好,就不了了之了。


大一进校后,高年级的学长介绍,说有一个陈老治病非常厉害,他自己本身身体也不好,夏天都需要穿厚衣服,我一听,觉得这个老师也许对我能感同身受,就去门诊找陈老。


虽然我才入校没多久,不懂方剂,但陈老告诉我开的是真武汤,那时住校熬药不便,看过两次,总共吃了五付药,手腕就不痛了,除非临时受凉。


这件事让我非常震撼,在老家前后找过几个医生,药也吃了不少,没想到这么多年的病,五付药就治好了。以前的医生只知道祛风湿,各种风湿药大集合,吃了反而更痛,完全没有考虑体质,没有辨证论治。


陈老的处方里,少少几味药,温补肾阳,所谓的风湿却治好了。


虽然我只是去看病,陈老知道我是学校新生后,还叮嘱我要好好学习,就像家里的长辈一样温暖,今天想起来,还非常感动!


三、蒋世准


学医初期,在九里堤诊所诊治一患者,中年男性,体型偏胖,在荷花池卖服装,当天就诊说天热睡地上,起来出现全身肢体酸软疼痛,舌体淡胖有齿痕,苔白滑,脉象记不清楚了。


自认为是外感风邪挟湿,遂拟九味羌活一帖煎服,服后病情虽然未见加重,反觉乏力,于是便误认为是寒湿困脾,又改拟胃苓汤加味一帖,服后微微好转。


此时只好求师陈老,陈老处以真武汤加味,一剂就好。陈老说:“是风邪挟湿,引起寒湿困脾,但患者体质壮实,典型阳虚,属真武汤证。


此次教训,获益匪浅。这些年来,在临证过程中阳虚病用真武汤之剂即安。实践方能出真知!


- END -